中國針對商標侵權賠償方式——基于商標法2013年修正版第63條

根據中國商標法第63條規定,侵犯商標專用權的賠償數額,按照權利人因被侵權所受到的實際損失確定;
實際損失難以確定的,可以按照侵權人因侵權所獲得的利益確定;
權利人的損失或者侵權人獲得的利益難以確定的,參照該商標許可使用費的倍數合理確定。對惡意侵犯商標專用權,情節嚴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確定數額的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確定賠償數額。賠償數額應當包括權利人為制止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開支。


本條主要規定了三種侵權的計算方式,即實際損失方式,侵權獲利方式和合理許可費方式。這三種方式并非我國獨創,美國知識產權侵權賠償方式主要包括實際損失方式和侵權獲利方式,并沒有將第三種——合理許可費方式作為獨立的方式,但在實務當中,合理許可費可作為實際損失的一個衡量標準。我國在繼受外國法律的時候這種方式獨立出來,作為第三種方式。
實際損失方式看起來是最合理的方式。參照侵權相關理論,商標侵權的損害賠償也采用填平原則,但隨著對知識產權無形特征和與其財產價值的認識的深入,實際損失的考量因素趨于多元化。不僅包括了被侵權人的營業收入的減少、維權產生的費用,甚至可能考慮到市場份額的影響、未來價值的損失等,商標作為一種消費者辨認商家和商品的符號,本身蘊含著巨大的價值。賠償的理念更應趨向于保護超額利潤的利益,“從這個意義上說,人民法院對于侵權賠償的司法裁判,讓人們感受到公平正義的重要維度就是市場價值,即賠償數額符合市場價值規律?!睂嶋H損失這種方式在理論上看似可行,但在實務中,法官要綜合考慮上述的多種因素,而每一種因素又依賴于當事人的舉證,并不向其他侵權行為有物理上的損失,這種無形的損失證明上存在巨大的困難。
侵權獲利方式相比于上一種方式而言,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證明和計算難度,畢竟有形的財產增加確實比無形的財產損失的證明難度低,計算上也不存在難題——當然是在賬簿明晰的情況下。這種方式也具有合理性,如果侵權人從侵權行為中無法獲得利益,那么基于一個理性人的標準,可以有效防止侵權的再次發生。
合理許可費方式實質上和第一種方式有相通之處,實際上是一種衡量實際損害的標準之一,在中國立法時將這種方式單獨列出也是出于現實的考量。因為在商標侵權中采取誰主張誰舉證的方式,實際損失和侵權獲利都難以證明的場合,尋找一種更為簡單合理的方式似乎更符合現實的需要。商標法規定在前兩種方式無法確定賠償數額時可以參照許可費的合理倍數正是基于這一現實需要。

聲明:本文為原創,作者為 chanshi,轉載時請保留本聲明及附帶文章鏈接:http://www.anturagea.com/zcfg/29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