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商標注冊的注意事項

采用經營者或者所有者的肖像、姓名商標注冊也是一種常見的商標形式,如使用在香料商品上的“王守義”十三香及圖形商標就是其本人的姓名與肖像。在取得權利人同意的情況下,也可以用在社會上具有一定知名度或者公眾周知的人物姓名、肖像作為商標,如使用在服裝上的“李寧”商標,就是用名人的姓名作為商標。我國《民法通則》規定公民享有姓名權,有權使用自己的姓名并禁止他人干涉、盜用、假冒,同時也規定“公民享有肖像權,未經本人同意,不得以營利為目的使用公民的肖像”。

姓名商標注冊的注意事項
如果用人名或者肖像作為商標,就涉及如何處理商標權與姓名權肖像權的關系。作為兩種民事權利在調整它們之間的關系時,應當遵循《民法通則》所規定的“誠實信用”與“公平”原則。按民法的規定,公民有權將自己的姓名和肖像作為商標使用和申請注冊,但前提條件是不得損害他人合法權利。

一、將自己或他人的姓名作為商標使用與申請注冊

商標當事人有權將自己的姓名作為商標使用,或者在取得他人同意情況下,將他人的姓名作為商標申請注冊,但不得損害第三人已有合法權利,包括在先的商標權與姓名權。

二、使用歷史人物或者當代名人姓名作為商標

1.以古代歷史人物的姓名作為商標
以古代歷史人物的姓名,如古代偉人、帝王將相、能工巧匠的姓名、別稱作為商標,如使用在“木工機械”商品上的“魯班”商標,使用在“藥品”上的“李時珍”、“張仲景”商標。這類姓名商標,由于歷史久遠,其與后裔的人身關聯已含糊不清,聯系也不再緊密,既不存在姓名權問題,也不存在對其后裔產生影響的所謂人身權,此類姓名的使用不會對其后裔產生不良影響。通常,可將其視為普通的文字申請。但是,在特定情況下可能會受到禁止,假如將”岳飛”等民族英雄的名字用于“衛生紙”等等商品上,可能會因有不良影響而被禁止注冊。所謂的不良影響主要是指貶低正面歷史人物的良好社會形象或者產生類似實際效果,或者不當地抬高某些歷史反面人物的形象或者產生類似實際效果。
2.以近現代歷史人物的姓名做商標
以近現代歷史人物的姓名,比如,使用于家具上的“中正”商標,就因為“中正”是蔣介石的字,商標局以其有不良影響駁回其申請。這類姓名商標,由于歷史并不久遠,與其后裔的人身聯系比較緊密,盡管不存在姓名權,但是其使用仍然可能會對其后裔產生不良影響,商標局可能會以可能產生不良影響而禁止注冊。這里,不良影響包括兩種情況,其一,公眾以為提供的商品與該歷史人物的后裔有關,不當地利用歷史名人的信譽;其二,商品質量的低劣會影響到歷史人物或者其后裔的聲譽。
3.以筆名或別名作為商標
一些作家或者其他文藝工作者,常常在作品中使用筆名或別名,久而久之,這些筆名或者別名已為公眾熟悉,以至于逐漸取代其原來的真實姓名,人們對于其筆名反而比真實姓名更熟悉,比如,魯迅的真實姓名是“周樹人”,而沈雁冰的筆名是“茅盾”。由于這些筆名已經事實上成為這些作家的名稱,因此,如同其真實姓名一樣,作家享有相應的姓名權。對于這些名稱的保護也應當參照上述原則辦理。
由于在理論上,對于人死后是否還有姓名權有不同的認識,因為姓名權具有人身依附特征,隨著生命的消失,姓名權也應當不存在了。但是,如果姓名權也包括名譽權,則名譽權不會隨生命的消失而消失,仍然應當受到保護,防止損害名譽行為。名譽權是否能繼承則值得商榷,畢竟名譽權屬于人身權,與署名權等人身權類似,不同于可以繼承的財產權,它可能是無法繼承的,但可以由其后人來主張和保護其名譽權,也可以由任何第三人來代為行使,以使其不受損害。
4.禁止將以歷任的或現任的黨和國家領導人的姓名作為商標
使用歷任的或現任的黨和國家領導人的姓名,無論如何是會產生不良的影響,應當給予制止。

姓名商標注冊的注意事項

三、正確處理姓名權與商標權的沖突的原則

《民法通則》第九十九條規定:“公民享有姓名權,有權決定、使用和依照規定改變自己的姓名,禁止他人干涉、盜用、假冒”。最高人民法院在《關于貫徹執行民法通則若干問題的意見(試行)》第141條規定:“盜用、假冒他人姓名、名稱造成損害的,應當認定為侵犯姓名權、名稱權的行為”,并依第150條、第151條的規定承擔相應賠償等民事責任。然而并不是商標與姓名相同就必然構成對姓名權的侵犯或者損害,在考察商標是否對姓名構成損害應當注意以下幾個方面:
1.存在眾多同名同姓的情況
由于漢字的有限,特別是常用的漢字也就五千左右,姓名相同在我國是司空見慣和大量存在的。而文字商標也常常采用這五千左右的字,因此,文字商標與姓名偶然相同的可能性也很大。這就決定每個人的姓名權的使用與保護都會受到相應的制約。如果因為商標與自己的姓名相同就認為侵犯自己的權利或者可能侵害自己的權利,可能過于武斷。判斷商標是否損害姓名權,首先應當判斷商標的使用或者注冊是否使得消費者或公眾誤以為其商品為自已經營或者與自己有某種關系,尤其是一旦商品質量或者服務出現問題,對于自己的名譽可能會產生不良影響。
2.名人的姓名權
相同的姓名,如果是名人的姓名,則由于其知名度高,在社會上具有廣泛的影響,現實與潛在的商業價值更大。他人作為商標使用,很可能使消費者或公眾誤以為其商品為名人經營或者與其有著某種關系,尤其是一旦商品質量或者服務出現問題,對于名人的名譽可能會產生不良影響。對于這種使用名人姓名的商標注冊申請,商標局可以駁回申請或者要求申請人提供姓名權人的許可或者同意的證明。比如“李寧”作為我國著名體操運動員,在體育界和社會上具有廣泛影響,使用“李寧”作為商標,極有可能會使人認為商標所用商品或者服務,特別是使用在體育用品和服裝上,或者在有關體育服務上,更有可能會使人產生聯想。因此,廣東某飲料公司在取得李寧本人同意后,才將其作為服裝商品的商標使用與注冊。再比如我國著名科學家袁隆平先生以世界雜交水稻之父著稱,在農業,尤其是種子培養領域具有很高知名度,湖南某從事種子培育與推廣業務的公司在取得袁隆平先生同意并支付費用(以姓氏參股)后,才在種子商品上使用與注冊“袁隆平”商標。
3.對姓名權的權利其他相關限制
普通人使用自己的姓名作為商標或者申請注冊,也要考慮是否侵犯他人已在先注冊的商標權或者其他人的姓名權,特別是名人的姓名權。法律允許和保護公民自主使用自己姓名的權利,并不意味著這種使用可以損害他人的合法權利。
4.商標的注冊申請是否違反誠實信用原則
正如上面所述,商標與姓名相同的情況可能會大量存在,大多數情況下,不會在公眾中造成混淆,而即使造成混淆,也還要考慮商標的注冊或者使用是由于偶然的巧合,還是存在故意,是否違反誠實信用原則,如果是前者,則可能不視為損害他人姓名權,如果是后者,則可能構成侵權行為。
5.姓名權保護范圍的界定
雖然,《民法通則》規定姓名權應當受到保護,但是對于保護方式、保護范圍,并沒有、也很難做出非常具體、明確的規定。而姓名權的保護不僅僅關系到姓名權所有人的利益,也關系到公眾的利益。因此,在商標上要恰當地保護姓名權,要處理好幾個方面的關系:(1)姓名權所有人與第三人的權利關系。雖然禁止將他人姓名作為商標注冊或者使用,但是并不能禁止他人正當地、善意地使用自己的姓名。是否善意使用要以市場效果或者可能的市場效果作為判斷依據;(2)姓名的保護應當界定在與姓名相同的范圍內,即通常不應禁止使用的商標與姓名近似。

聲明:本文為原創,作者為 chanshi,轉載時請保留本聲明及附帶文章鏈接:http://www.anturagea.com/zcfg/16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