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才構成商標混淆?(商標權人必學篇)

商標混淆認定的標準

我國《商標法》第57條第一項和第二項規定有下列行為之一的,均屬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一)未經商標注冊人的許可,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的商標的;(二)未經商標注冊人的許可,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近似的商標,或者在類似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標,容易導致混淆的;從該法條上看,對商標混淆出現在同一種類商品的近似商標上,或類似商品上相同或近似商標上。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九條規定:“商標法第五十二條第(一)項規定的商標相同,是指被控侵權的商標與原告的注冊商標相比較,二者在視覺上基本無差別?!睆脑撍痉ń忉尶?,對于同一種類商品上使用相同商標,基本上就可以判斷會使公眾構成混淆。
因此,混淆的認定主要集中在類似商品上使用相同或近似商標?!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條規定,人民法院依據商標法第五十二條第(一)項的規定,認定商標相同或者近似按照以下原則進行:(一)以相關公眾的一般注意力為標準;(二)既要進行對商標的整體比對,又要進行對商標主要部分的比對,比對應當在比對對象隔離的狀態下分別進行;(三)判斷商標是否近似,應當考慮請求保護注冊商標的顯著性和知名度。

影響商標近似判定中混淆可能性的因素

引證商標的顯著性與知名度- 這一點在《意見》第16條中有明確體現。商標的本質作用是區別商品或者服務的來源。在市場中,對于與具有較強顯著性和較高知名度的引證商標近似的爭議商標,相關公眾在看到商標爭議時更容易想到引證商標,也更有可能誤認為兩者之間存在某種關聯關系。商標權作為一項財產性權利,一個重要的內涵是保護生產、經營者在建立商標信譽的過程中投入的資源和因此享有的利益。因此當引證商標具有較強的顯著性和較高的知名度時,其受到商標法保護的必要性更高、保護范圍也應當更廣。2009年最高人民法院頒布實施的《關于當前經濟形勢下知識產權審判服務大局若干問題的意見》第6條也體現了該精神。
爭議商標的使用與知名度- 《意見》第1條將爭議商標分為了兩種情況:對于尚未大量投入使用的從嚴把握,充分考慮消費者和同業經營者的利益,保護在先權利,遏制不正當搶注行為;而對于使用時間較長,已建立較高市場聲譽和形成相關公眾群體的,更加注重在先權利保護與穩定的市場秩序之間的平衡,更嚴格地審查爭議商標是否經過使用已經形成有效的市場區分和穩定的市場秩序。司法實踐中爭議商標的使用與知名度情況也是判定混淆可能性的重要考慮因素。最高人民法院作出的(2015)知行字第116號《行政裁定書》中就認定再審申請人提交的證據不足以證明爭議商標與引證商標形成了有效的市場區分,相關公眾施以一般注意力,客觀上仍然容易產生混淆。
兩商標指定商品的關聯程度- 這一點也在《意見》第16條中也有明確體現。當商品關聯程度相對較低時,相關公眾對兩商標對應的商品來源產生混淆的可能性也會相對較低;相反,如果兩商標指定商品關聯程度較高,或者完全相同,在隔離狀態下,相關公眾施加一般注意力有效區分兩商標對應商品的來源的難度也會相應增加。
爭議商標申請人的主觀惡意- 該因素作為影響混淆可能性的因素主要理論來源是《民法通則》第四條規定的誠實信用原則,該原則已經在2013年修訂的《商標法》第七條中體現。當爭議商標的申請人具有明顯的攀附引證商標的意圖時,其在實際使用中更可能以各種方式模仿引證商標所有人,從而進一步增加產生混淆的可能性。如果引證商標所有人提交的在案證據足以證明爭議商標申請人的主觀惡意,對法官判斷混淆可能性也會有一定影響。
綜上,結合總覽商標近似性判定相關規定以及司法實踐,在商標授權確權行政案件中論證商標近似性時,引證商標的顯著性和知名度、爭議商標的使用和知名度、兩商標指定商品的關聯程度以及爭議商標申請人的主觀惡意都等都是判定混淆可能性時需要考量的因素。

保持第三方商標顯著性和近似性調查的客觀性

不難發現第三方商標顯著性和近似性調查也同樣牽涉到相同的問題,進行商標市場調查論證的時候,不但要顧及利益,而且也要顧及實際的真相。這就要求第三方商標顯著性和近似性調查的過程中,時刻保持客觀性和中立性,以還原商標的真實情況為主要目的,撰寫出最實際的市場論證報告,把爭議商標在市場上最真實的認知率、可分辨率或混淆率,呈現在神圣的法律面前。無論是從調查的初始方案設計、思路或調查實施方法上,都需要時刻保持客觀性和中立性。不能因為商業利益,有意無意地去觸犯法律的底線。

聲明:本文為原創,作者為 chanshi,轉載時請保留本聲明及附帶文章鏈接:http://www.anturagea.com/tm/54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