勁牌商標案二審敗訴,推新品突圍?

酒企商標這事兒,說大不大,說小不小。此前,就有不少因商標雷同而對簿公堂的事件發生,有的甚至還鬧出了笑話,成不了酒桌上被品的酒,卻成了被打趣的“主角”。
近日,中國裁判文書網發布,7月16日,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接連對勁牌有限公司與國家知識產權局的三起商標注冊案件作出二審終審判決,勁牌敗訴。
案件所涉及的第29287104號“金蕎”商標、第29281059號“小蕎”商標與第29281054號“黑蕎”商標,認定與相關引證商標構成近似,進而不予注冊。
其中,在“黑蕎”案中,法院認為,“黑蕎”多為蕎麥的一種,該標志指定使用在“蒸餾飲料、白酒”等商品上時,易使相關公眾誤認為商品由黑蕎制造或其中含有黑蕎成分,從而導致相關公眾對商品的原料等特點產生誤認,故訴爭商標屬于2013年商標法規定的不得作為商標使用的標志。
據悉,毛鋪酒是勁牌有限公司旗下一大戰略品牌,其包含毛鋪苦蕎酒、毛鋪老酒、毛鋪醬酒等系列產品。
有業內人士表示,勁牌申請上述三個商標,是想通過企業商標注冊來保證三大產品的合規性銷售。
對于此結果,勁牌方面表示,判決結果不會對產品銷售產生影響,毛鋪苦蕎酒系列的黑蕎、金蕎、小蕎均已取得商標權,此前上訴只是為給三個產品做一定儲備。暫時不會通過其他方式繞開重新注冊或直接購買這些商標。

勁牌商標案二審敗訴
事情過去一個月,勁牌推出了新品“毛鋪年份匠蕎”酒,定價分布在200元-600元的次高端市場,將在9月于線上發售。
“我們每年都會拿出銷售額的3%做產品投入到品質升級和新產品研發中”,勁牌副總裁李暉透露。
勁牌公司在保健酒行業一直穩居龍頭地位,2017年,公司實現銷售收入為104.9億元,首次突破百億大關。
不過,到了2018年,勁牌銷售收入同比增長11.51%,較2017年銷售收入增幅13.84%,增長幅度開始出現放緩趨勢。
同時,近年來保健酒市場競爭加劇,不少頭部酒企也開始布局保健酒行業。所以,勁牌不僅要面對老競爭對手,還要面對茅臺推出的不老酒、五糧液生產的龍虎酒等高端保健酒的市場緊壓。
另一方面,勁牌公司旗下子公司似乎也表現不佳。首先是由勁牌子公司毛鋪健康酒業、青青稞酒全資子公司西藏天佑德共同設立了西藏納曲青稞酒業有限公司,從2016年5月成立以來便持續虧損。
根據青青稞酒財報顯示,在2019年1-12月被納入青青稞酒合并范圍后,納曲青稞酒業實現凈利潤-1559.73萬元,占公司凈利潤-72.32%;實現歸屬于母公司凈利潤-701.88萬元,占公司歸屬于母公司凈利潤-19.43%。
再來看青青稞酒,2019年勁牌入股該公司。業績報告顯示,2019年其營業總收入為12.54億元,比上年同期下滑7.04%;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3611.83萬元,比上年同期下滑66.42%。
2019年青青稞酒在青海省外市場營收3.12億元,略增1.83%;而在青海省內營收為8.86億元,反而下滑13.47%。
此外,勁牌公司對于青青稞酒的戰略投資似乎也一直未有大動作?!皩τ趧啪贫?,更多的是未來可能借殼青青稞酒,是從資本層面考慮戰略合作的問題”,食品產業專家朱丹蓬分析認為。

聲明:本文為原創,作者為 chanshi,轉載時請保留本聲明及附帶文章鏈接:http://www.anturagea.com/nens/4117.html